海口網首頁 |  國際旅游島 |  房產 |  汽車 |  健康 |  時尚 |  教育 |  瓊臺人文 |  圖片 |  彩票 
您當前的位置 :海口網首頁 >瓊臺人文 > 椰城走筆
吃芋頭
來源: 海口日報 作者:洪萍 時間:2019-05-13 16:13:09 星期一

  文/洪萍

  看見芋頭,我就會想起吃芋頭那些往事。芋頭做法不同,味道也就不同。那些味道,回味無窮;那些情景,歷歷在目。

  我喜歡上芋頭,要感謝我的外婆。清炒芋頭是外婆的好手藝。將芋頭削皮切成薄片,用油起鍋放入蒜頭加些鹽翻炒即可。外婆說過,“最簡單的做法更能體現出味道”。

  一出鍋,我迫不及待地沖了上去,“好香、好香!”然后,邊說邊動手。一口下去,嘴滿香味,這是我念念不忘的味道。

  見我心急,外婆說,“慢點吃,嚼爛些,更美味”。媽媽告訴我,外婆那代人缺東西吃,經常到地里刨地瓜、木薯、芋頭這些果腹,而芋頭是最被看好的,其營養價值豐富。

  外婆才讀小學二年級,便時常說不懂字,沒文化,可是在我看來,她什么都懂,充滿著智慧。她愛看報紙、愛學習。有一次,外婆對我說,蘇東坡蠻懂芋頭妙趣,當去皮,濕紙包,煨之火,過熟,乃熱啖之,則松而膩,乃能益氣充肌。烤芋頭的味道,松而膩,粉而糯。蘇東坡這個吃法很斯文,不曾試過,但外婆有一種吃法與之不同。煨之火,是一樣的,只不過是連皮煨,也不用濕紙包,連皮帶芋,投諸柴火灶,過熟,用棍扒出來,拍拍灰,手指一撥,芋頭皮便輕松退去,也松又膩。

  我喜歡跟著外婆在灶前燒水煮飯,外婆會同我講許多故事、告訴我許多道理,熱騰騰的美食出鍋我總是能第一個嘗到。以前從來也不會感覺這些滋味有什么珍貴。但是,時光流逝,灶臺邊再也沒有那熟悉的身影。這時,就突然感覺到那些平常的珍貴。

  蘇東坡之子蘇過,研究出一味煮芋頭——“過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奇絕天上酥陀則不可知人間決無此味也。”一碗普通的山芋羹吃出龍涎、牛乳的味道,色香味奇絕,人間絕無,我很認同煮芋頭能煮出人間至味來。比如,椰子奶煮芋頭。

  我經常給媽媽刨椰子絲做椰奶煮芋頭。刨椰子絲可是一個較麻煩的工序。因此,我跟媽媽說:“切好椰肉,然后用榨汁機打成椰漿不就好了?”媽媽說,那樣做也許不費力,但原汁原味可就打折了;手工的味道是機器所替代不了的,那濃濃的椰香讓人夢鄉常遇。挑個老椰子,刨成小顆粒狀,加溫水擠出椰奶,把椰奶煮開再加入芋頭,最后關火時加入第一次擠出來的椰子奶(這個被我們稱為“頭奶”),那椰子奶芋頭更加濃香,芋頭也變得香滑。

  糖水小芋頭是我認為吃芋頭快捷的做法。芋頭的處理較小心,生芋頭的黏液會使皮膚紅癢,所以到市場買回已削好的小芋頭煮糖水更方便。只要清水煮開,放入清洗好的芋頭,等到芋頭有點軟了,加入白糖即可。小學在姑婆家住宿的時候,她很喜歡煮給我們吃,下午起床吃一碗后上學,熱熱的一碗糖水芋頭,圓圓的、粉香清甜,也帶來能量滿滿的下午。

  剛剛參加工作時,單位食堂阿姨,也喜歡煮椰子芋頭飯。一來到食堂門口就聞到香味。進入食堂,不一會功夫就被搶光了。芋頭飯口感軟糯,香鮮味美,一口下去勞累便隨之褪去。我夸阿姨“做的真好吃”。阿姨笑著點點頭說:“好吃就多吃點”。阿姨記得我們愛吃椰子芋頭飯,就經常做,工序較復雜,也很累人,但她任勞任怨。食堂阿姨的關心,讓我感動,且銘記在心。

  到外邊喝下午茶,套餐均會配上反沙芋頭,裹上糖霜外脆內香,會忍不住再點一份。吃飯如果是蒸菜館,芋頭蒸排骨得來一份。芋頭吸收排骨油脂更加入味軟糯。現在外邊賣的芋頭酥都太甜了,所以中秋之前我都要炸些豬油,炒制芋頭餡,做些芋頭素餅,酥香不膩。

  我愛吃芋頭,難忘的味道,記憶的馨香,濃濃的愛意,這便是煙火人間。

(編輯:王秋芳)
?

網友回帖

2010-2018 www.yuywyh.live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增值服務許可證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898—66822333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瓊ICP備05001198
11选5每期必赚20元